当前位置

: 首页头条 思想笔记 查看内容

笔若文学网签约主播闫利超:一名播音生的艺术与现实

林博新 admin 笔若文学网 2019-4-26 13:41 90
摘要: 闫利超:一名播音生的艺术与现实他比其他人清楚,什么是好的,什么是不好的,但他更知道什么是自己想要的,通过什么能完成自己的人生目标原创·佩奇实验室生命长流为疆,摄影记录不过短暂一瞬;佩奇致力于挖掘大学校 ...

闫利超:一名播音生的艺术与现实

他比其他人清楚,什么是好的,什么是不好的,但他更知道什么是自己想要的,通过什么能完成自己的人生目标

原创·佩奇实验室

生命长流为疆,摄影记录不过短暂一瞬;佩奇致力于挖掘大学校园中另类、别具一格的人,亦或平常人平凡而又不同的一天

━━━━━

大二以后,闫利超的生活开始正式进入正轨,他把许多先前还在纠结的问题一扫而空,比以前更专注于当下忙碌的生活。他发现,越来越多优秀的人正在浮出水面,大家都在分化,每个人都在自己的路上越走越远,而那些首先挣脱学校规规矩矩的学生将更自由生长,比普通学生走得更远

娱乐练习生、美妆博主、微博网红、抖音达人、直播平台主播...人们对艺术生的关注远不止于此,相较之下,闫利超所走的路传统了些

━━━━━

“人生而平等就是句废话”

闫利超:一名播音生的艺术与现实

五一小长假第一天,莲池区风和日丽,天气微凉,一早闫利超给学生带了两袋火腿肠,匆匆坐33路公交坐前往授课地点。今天给一位市区的艺考生上课的同时,还会有几位从定州赶来的艺考生听他讲课

最早从高考结束的那天起闫利超就开始兼职艺考助教,经过一段时间的经验积累,现在的他已经是一家艺术培训机构的老师。这批定州学生只听过他一次课,闫利超原定计划后天去给她们上课,但学生们迫不及待地就坐了一班高铁赶过来了,某些时候学生之所以选择艺考,更多是被艺术老师的个人魅力所吸引

闫利超确定走艺考这条道后,便从高一升高二的时候开始系统地学习,但那份感觉最早能追溯到小学,小时候的学校经常组织学生去县里参加朗诵、演讲比赛,他总是落选:第一第二位很优秀,没得比,第三位是主任的儿子,但名额只有三个

后来闫利超小升初考到了县城最好的中学,军训的时候年级组织了一次考试,用成绩重新分班,在考试之前临时分的班,老师安排大家的座次:县城的孩子坐这边,农村的孩子坐那边,班委都选县城的小孩

两件事对他触动很大,那也是他第一次感受到了城乡差距

高中有一次开班会,老师让大家畅想未来,想想以后打算做什么,有一个女生说自己想学播音,他这才意识到,原来还有这么一个专门学上台演出的专业,然后就去加各种群,试听了线下的课

然后,闫利超决定就学播音了

━━━━━

“得不到和不想要是两个概念”

闫利超:一名播音生的艺术与现实

闫利超学习一直都比较努力,因为很多东西得靠自己去争取,顺利进入高中所在重点班后一直稳定在班里排倒数第二,老师的鼓励,很多时候是一种无形的压力,让学生正视自己,要不停地往前冲,压力都扛过去了以后,高考出成绩了,最终结果是前桌去了北大、同桌去了北京航天航空大学,坐他后边几个直接出国了

意外的是,闫利超与心之所向的中国传媒大学失之交臂,因为身高差了那么一点

佩奇采访闫利超那天,他正陪着中传来的朋友一起逛了逛新区,特意借了张一卡通去图书馆。虽然机会错失,但闫利超也会经常往中传跑,和那边的朋友交流;中国传媒大学的播音专业在全国范围内最好,但它的现状,闫利超略为不满,“那儿的播音生不练声,他们觉得自己很优秀,他们不看书,他们很乱...”,在他看来中传进入了一种没落的状态

但他依旧想过要复读

中传出过很多知名的主持人,但很多都是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出来的学生,现在招的人多了,但拔尖的主持反倒比以前更少了。中传优越于河大的是什么?差距的点可以有很多,师资、平台、学生基础、视野...但闫利超首先想到的是“情怀”:那儿是播音的最高学府,谁考到那里谁就能说谁谁(著名主持人)是他师哥师姐

中传最终没去成,到了高考填报的志愿的时候,以闫利超远高于其他艺术生的分数优势,有很多211院校可供选择,他犹豫了一阵,没把河大播音的提前批取消掉,志愿填报截止以后,就此跟其他填报的211院校告别

家里人劝阻过他,让他填211,因为这很明显是一种在浪费分数的行为,“我想过这个问题,学了河大新闻,那只能是中等偏上,那么很多机会就没有了”闫利超也没必要学新闻,第一,他热爱播音,第二,他选播音有绝对优势,对此有人评价他有决断力,有勇气,到今天看来,一点没错。他甩了第二名几十分进了播音班,还能争取到更多自己想要的东西

闫利超,来自河北唐山,河北大学2016级播音主持专业

闫利超:一名播音生的艺术与现实

闫利超一边学一边实践,边走也边看,和不少播音班的同学一样,有时在湖边练声,“冬练三久、夏练三伏”

大学阶段,一位师哥对闫利超帮助很大,他之前在保定电视台的栏目里工作,因为保研了,就找了闫利超顶替他的位置,在参与节目制作后,编导、摄像告诉制片人闫利超这小孩不错,制片见到闫利超以后就把他引荐到了《燕赵都市报》,除了报社,闫利超还在忙目前的保定电视台《第一消费》、《小薛送实惠》等栏目的主持

为什么是他?因为师哥想要找的是一个真心热爱这个专业的人

━━━━━

“舞台这么大,走到中间总需要一点时间”

和定州来的艺术生打趣了一会儿后,闫利超翻开备课本开始上课,今天主要朗诵的是《康熙王朝》的一段节选,听完朗诵,闫利超一边纠错,学生一边记笔记,另外一段散文为了配合气氛,他把灯关了,站在学生中间缓缓道来本篇要点,让学生尽快进入情境,一节课下来已经过了午时,闫利超收拾完东西要赶到另一个地方主持开店仪式,衬衫西裤,赶场“穿的像去结婚”,这是许多播音生的常态

去了电视台以后他感觉到有些力不从心,很多东西要重头再来,老师教的东西用不上,但大二以后,又想回归课堂,反过来一想,这同样也能是珍惜每一堂课、用心去听的理由,“都没用呢你怎么知道学的东西有没有用?”

闫利超看书、看节目,能把看到的东西很快融入工作中,分享给其他人;想做四年的公号,每天不断更,最终并不理想,但做过公号的人都知道,这其实很难

有不少人羡慕学播音专业的学生,社会化程度高,一个班很多人在外头忙,代课、录节目、主持节目、带学生;生活费、学费都能自己赚,闫利超评价它存在“上手快、后劲不足、没有东西”等问题

一个师姐告诉他,“播音是大学看起来牛逼的专业,毕业后一个人不如一个人”

他自己学播音主持,认为核心竞争力应该是“独立思考的能力”,他自己有个理论派和实践派均衡的观点,老是出活动,接商演,久而久之就把水平拉低了,用他自己的话来说“我说我自己想说的话,我说真正有意义的话,字字珠玑、掷地有声,(那些外头的主持)看起来华丽但是没什么实质内容,做讲座,(我想)回归到播音最本质的报幕员的身份,我就串个场,很多学播音的做了很多商演,错把它综艺,当成套词,拿到节目上都是套话,什么用都没有,没有积淀”

闫利超有对艺术的一种坚持,但这并不妨碍对现实的追求,“很多人也问过我这个问题,你想要什么,我有时把自己也骗了,我说我喜欢舞台上光鲜亮丽的感觉,喜欢被镁光灯照耀下的自己”他停顿了一秒,接着说:“后来想通了,我喜欢播音主持,但爱的是它带来的名和利”

“名”,是学生对自己的认可,尝试去填补播音主持可能存在的空白,以及同行之间的敬畏

“利”,便是利己的同时也是利其他、利社会,自己过的好了,才有余利利他人

包括做活动、做节目,可能没有收入,我问他:“那你呢,出去接活动的初心呢?”

他扫了一眼四周,眼前像是又浮现起小时候的经历,接着说道:“虚荣心”


撰文:林博新


路过

雷人

握手

鲜花

鸡蛋
分享到:
收藏 邀请

最新评论

返回顶部